• 伴随着 「文件」 的没落,Dropbox 会是第一个倒下的超级独角兽吗?

2020-06-17

伴随着 「文件」 的没落,Dropbox 会是第一个倒下的超级独角兽吗?

全球股市最近的崩盘无疑给技术 「泡沫论」 添加了再度发酵的猛料。苹果、Google、Facebook 及 Amazon 等技术巨头的股价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挫—儘管库克罕见地在非正常时间对苹果业绩进行置评安抚投资者,但苹果股价的反弹只是昙花一现。

不久前大家的焦点还在谁会成为新的独角兽(unicorn,10 亿美元以上估值的初创企业),但现在技术圈已经开始讨论哪一个独角兽在什幺时候会率先倒掉了,而 Alex Danco 的观点更为激进,他甚至认为第一个倒下的超级独角兽——十角兽(decacorn,估值 100 亿美元以上)可能就要就会出现。不过其实这篇文章主要讨论的不是独角兽或者十角兽,而是颠覆的模式—原有统治者苦心经营的结构被颠覆者不经意间以新的方式解构。

这种十角兽的死掉跟有没有泡沫,跟投资者是否恐慌没有太大的关係,更主要的还是由于技术的变化节奏太快、竞争太激烈,甚至到了不是每一家大型的私有技术公司都能够生存下来的地步,哪怕是十角兽。一旦战略方向跑偏,背离了技术变化的趋势,就算是中层如何的努力也无济于事。那究竟是谁会死在谁的手里呢?

整合侵蚀才是最大危机

初创企业一开始的最大恐惧来源实际上并非外部,而是担心自己被忽视。然后,经过一定阶段的发展后,才开始担心竞争对手,担心对方做得更快更好更强更便宜。又到了某个点的时候(可以认为 10 亿美元估值是个标誌),同行也不是你最大的担忧了。估值到这种规模意味着你在某件事情上已经做得足够好,好到直接竞争对手无法一夜之间把你干掉了。但是,这个时候一个比过度竞争更大的恶梦出现了。这个恶梦叫做侵蚀,被你的公司所在技术站的上层或者下层的某个家伙侵蚀。

这就像微软对 PC 製造商的侵蚀,然后 web 浏览器又侵蚀了微软。后来 Android/iOS 对手机製造商也干了同样的事情,现在 Facebook 也想效仿。对于被蚕食的来说,这种恐怖在于变化是慢慢发生的,然后突然之间就崩盘了:Compaq 曾经是最好的 PC 製造商,直到突然之间 Windows 才是关键而不是执行它的机器。然后随着 Windows 统治世界微软成为国王—但是慢慢地所有有趣的东西都发生在 web 浏览器上了。所以:Compaq 不是因为别人造出了更好的 PC 而被干掉的,而是因为突然之间情况变成了 Windows 才是重要的东西—而别的 PC 製造商,如 Dell 则因为更适应组装机商品化的现实而生存下来。

所以这里再强调一次,独角兽往往不是死在直接竞争对手的手里。做这件事事情过去是做得最好的一个,现在也还是,但是唯一的一点是,这件事情变得不重要了。而一旦这些公司规模庞大(如 100 亿美元估值的十角兽),那他们麻烦了。

那幺第一个倒下的独角兽会是谁呢?我赌 Dropbox(这跟名字没关係),也不是因为 Google Drive 或者 Skydrive 等其他的云端储存服务—尽管这些威胁已经有好几年了。正如历史发生过的事情一样,最恐怖的不是你的直接竞争对手。

Dropbox 会死在 Slack 的手上

Dropbox 和 Slack 怎幺会是竞争对手?实际上 Slack 早期宣传时还把 「我们集成像 Dropbox 这样所有你已经在使用的服务」 挂在嘴上。他们更像是办公室技术站的邻居:

伴随着 「文件」 的没落,Dropbox 会是第一个倒下的超级独角兽吗?

底层:AWS 为代表的托管 + 存储,中间层:Dropbox 为代表的文件 + 版本控制,上层:Slack 为代表的沟通 + 工作流

你也许认为像 Slack 那样的沟通及工作流工具会是 Dropbox 这类储存与版本控制服务的很好补充。没错,但 Slack 的发展速度和影响力已经超越技术圈扩散到外面的世界,这类工具正在改变我们工作本身的需求。Benedict Evans 一针见血地指出,新工具一开始其实是以适应现有工作流的面目出现的,但随着时间的迁移,工具开始喧宾夺主,工作流需要被重新塑造才能完全发挥工具的优势。

比方说企业内部充斥的各种 PPT 他认为下场会是这样的:「PPT 文件会被可以让两人协作製作幻灯片的 web 应用取代。不过也许更应该被带有实时数据、提供以外变化告警的 SaaS 型仪表盘及聊天通道或 Slack 集成替代。PPT 会被不是演示的东西干掉。」 对于 Slack 来说当然是好事,但 Dropbox 又有什幺好悲观的呢?

Dropbox 做的两件事是很有用的:它帮你存东西和共享东西。这两点都做得很好。但是储存本身已经不是一门好生意了,过去几年,在 Amazon、Google的激烈竞争下,云端硬盘空间的成本几乎都快降为零了。但是 Dropbox 依然生存下来了,不是因为它提供了最便宜或最多的储存,而是因为它的文件共享和版本控制工具还是那幺的好。

他们还意识到光有文件同步还不够—还围绕着核心概念提供了其他服务和体验,他们说这样应该会成功了吧。但是 Dropbox 的一大存在问题是围绕着文件管理来提供的服务到底能做得多好。Dropbox 的问题在于儘管它是非常棒的文件管理服务,但是我们现在对于文件已经没那幺在乎了。

Dropbox 随着网路演进而式微

从很多方面来说,Dropbox 是值得尊敬的老式办公(文件系统)完美的最终形式。过去的办公室配备的是存放档案的文件柜,複制东西的影印机,以及内部邮件部门。计算机出现以后,我们组织东西的方式也还是一样:通过虚拟的文件和文件夹(甚至图示都做得跟真的一样)。这样我们在习惯新技术的同时,对过去的某种熟悉感也不会受到伤害。然后我们又一起接受了电子邮件,邮件的附件慢慢得变得越来越笨重。云端应用应运而生,它把我们所有的文件都永远保存起来,让所有人随时都可以访问并且完美同步。所以有什幺问题呢?

伴随着 「文件」 的没落,Dropbox 会是第一个倒下的超级独角兽吗?

我是存放文件最好的方式!!! 文件?文件是什幺东西

Dropbox 的问题在于我们的工作习惯已经演变到更好地使用现有的东西,尤其是网路的出色能力。你停下来好好想想, 「文件」 这个概念在网路上是不是有点怪异?考虑到现在我们有 Evernote 这样的组织工具、Trello 这样的任务管理工具以及 Slack 这样的沟通通路时,文件是不是有点老土了?文件是存在于物理空间的离散对象,而网路恰恰跟这些属性相反。儘管在讯息与网路早期诞生时维持大家熟悉的想法和系统组织方式是有意义的,但到了一定时候另一只靴子注定是要落地的。Slack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第一款真正的网路与行动原生的生产力平台,尤其是现在它已经从消息传递延伸到工作流自动化、机器人助手(helper bot)等等。Dropbox 也许是文件管理的顶峰,可 Slack 是未来的开始。

当然,文件不会彻底消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是这样。它们仍然会以数据结构的形式存在,根植于我们的服务器和手机上,但是大多人将不再关心它们的存在。相当可以肯定的是,Dropbox 的估值并非基于新的现实的预期,而是对当前世界用一种快进的方式进行的预测,这种预测是非常短视的。Dropbox 未必是第一个慢慢倒下然后突然死亡的独角兽,但它的倒下是一定的。而随着它的倒下,一种宏大的、有用的但是老化的做事方式—文件,也将寿终正寝了。

Ok,把这个发到 WordPress 上。谢谢,Slackbot。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苹果版本亚洲必赢app|生活信息的网络|生活疑难杂症|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太阳 申博sune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