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湾是「全球化」的新闻孤岛

2020-06-24

台湾是「全球化」的新闻孤岛

文/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与传播系讲座教授 李金铨

「台湾是一个没有国际新闻的国家!」有一次,我观看香港电视直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记者会,他真不客气,狠狠抓住台湾的这条软肋。大家知道台湾的情势与宿命,唯有好好与世界打交道才能立足,而如今台湾却变成了「全球化」的新闻孤岛,目光如豆,说来实在令人痛心。

其实,台湾媒体也许可以远观,但不可太近看。自从解严以后,远观起来媒体五花八门,百无禁忌,国际上的评价彷彿也还过得去。但近看之下,却乱相丛生,糟到连我的朋友出门都要隐匿新闻系教授的身分,以免四面受敌。回想当年,前仆后继一浪接一浪争取新闻自由,为的是什幺?今天获得了自由,却抛弃了责任,媒体日益沉沦异化,原来美好的事物竟残酷走到自己的反面,以致吞噬了初衷,背离了理想。正因为爱之深,责之切,资深新闻人陈国祥先生才会写这本书,呼吁要抢救台湾媒体。

媒体到了需要「抢救」的地步,不啻说明病况多严重。说来讽刺,许多老记者还在缅怀戒严时期,因为那个时候至少目标明显,记者与政治运动或若即若离,或里应外合,一致针对党国的控制体制,打一场绵延不断、有惊无险的游击战。讵料解严以后,社会撕裂,价值失焦,民粹当道,许多简单的问题都被无端泛政治化,媒体常常各吹各的号,各护各的主,简直有理说不清。当然,只要能够冷静沟通,理性辩论,意见不一样,和而不同,毋宁是自由社会的正常现象。然而一旦意气用事,只有立场,不问是非,媒体变成乱源,根本不能发挥澄清社会局势、整合社会分歧的角色。

刚性的党国控制还可以对付,软性的市场腐败就不知所措了。「新自由主义」的逻辑如火如荼,市场操作指使新闻规律,干预之手伸得这幺长,影响这幺细,但躲在市场后面戕害新闻自由的蟊贼反而面目模糊,即使要反对都不知从何反对起,媒体人的无力感油然而生。今天台湾媒体内容的琐碎化,特别是电视新闻,报的净是鸡毛蒜皮的事,不但自己的大脑休克,更把民众当白痴。假如外星人有一天降落这个岛屿,对这个景象必然啧啧称奇。

台湾媒体的世界观如此狭隘,国家认同如此对立。但无论前途是统是独,都必须建立世界观,更要了解对岸的中国,而不能遗世而独立。台湾的媒体简直兀自活在桃花源里,关起门,蒙着头,自我麻醉。那些鸡毛蒜皮的新闻、胡说八道的评论,只会麻痺台湾,不知几时能了?在台访读的大陆学生常抱怨,他们对台湾充满好奇,但台湾同学号称在有新闻自由的开放社会长大,对大陆却完全无动于衷,还问他们大陆有没有电脑。此非孤例,但仅此一例所表现的惊人无知无感,必然和媒体的恶质化互为因果。台湾社会必须组织起来,有识之士及时发动一场波澜壮阔的新文化启蒙运动,盯住媒体,深入民间,否则民众不会觉醒,媒体也无法自救。

摘自《媒体,宝物或怪兽?》

台湾是「全球化」的新闻孤岛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torbakhopper,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苹果版本亚洲必赢app|生活信息的网络|生活疑难杂症|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盈平台网址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通宝最新娱乐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