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了製造刺猬,有时你得养珠蚌,有时你得当苍蝇

2020-06-15

为了製造刺猬,有时你得养珠蚌,有时你得当苍蝇

康文炳,曾任职于报纸、网路、杂誌等类型媒体,着有《编辑七力》。

好的文章如同一只刺猬,每个读者也都能从自己的个人视角,看到锐利而明确的一面,而最柔软、深情的部位,只有作者心知肚明。

从编辑人的角度来看,董成瑜《华丽的告解》与房慧真《像我这样的一个记者》先后出版,提供新闻业界许多值得讨论的课题。

其中,「採访力」应该是第一课吧,因为她们不只展示高超的採访技法,更无私地分享这些技法,这种近似地质学上的露天矿,不採集就太可惜了。

报导写作不同于虚构小说、剧本写作,它的写作素材必然基于事实,不能失真、不能空想,更不能造假。朱熹 (你中学就认识的那一位) 说:「作文须是靠实,不可驾空纤巧;大要七分实,只二三分文。」一击而中现代报导写作的要害:七分採访力,三分写作力。

採访是一场问答的攻防,受访者也如一只刺猬,一问一答之间,访问者要如何越过层层的防护,直抵人物柔软、深情的核心,继而形诸文字示于众人?

董成瑜说:「当人们看到一颗珍珠,我们的工作就是要还原那颗沙子是怎幺进去的。」于是,访谈中,董成瑜时不时就丢些沙子进去,刺一下受访者,让他脸部抽搐、胃部痉挛,吐出一些深层的胆液,还原人物尘封的情感。

董成瑜教你如何攻抵内廷,房慧真则传授如何攀越城墙。对房慧真而言,「重点不是蚌壳里的那颗珍珠,而是你怎幺撬开蚌壳?」她分享的人物採访的五项心法:「蛔虫」、「夹藏」、「年表」、「无声」、「敌人」,无疑为记者提供了一把锐利、好使的开壳刀。

当然,採访也不仅仅在问答之间。人物特写的採访技法中,「看的技法」纵使不比「说的技法」更重要,至少也是不分轩轾的。房慧真「无声」的採访心法,讲的就是「看的技法」。

如果说,「访谈」是人马交锋的厮杀,「观察」则是一架静置于高空的侦察机,了然于胸地看着地面的一切。美国新闻界的用词比较日常,他们说,这是记者把自己变身成「墙上的苍蝇」(a fly on the wall)。在许多类型的深度报导中,记者採取不介入的态度,冷眼旁观,静静地汲取写作的养分。

报导写作的成败,其实早在採访阶段就分高下了。《华尔街日报》前写作指导威廉‧布隆代尔说:「採访与写作是两个不可分割的过程,如果前期的採访中没有获得有用的材料和丰富的信息⋯⋯,后期的写作不论运用多少技巧,也都是华而不实、徒有其表。」文胜于质的文字雕琢,不仅显得虚张声势,也让人看见写作者的胆怯。

採访的成败,既牵涉採访技法,也牵涉採访者的性格;但最关键的,还是採访前精準而充足的準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苹果版本亚洲必赢app|生活信息的网络|生活疑难杂症|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真人线上国际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无门槛永久1元提现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