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获准暂缓执行刑罚‧安华失参选资格

2020-08-02

获准暂缓执行刑罚‧安华失参选资格(布城7日讯)经过两天审讯,上诉庭三司週五一致推翻高庭裁决,宣判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涉肛交案罪名成立。上诉庭指示辩方在下判一小时后针对刑罚作出陈情,在考量陈情后随即判决安华须监禁5年,虽然获准暂缓执行刑罚,但在宪法规定之下,安华已经失去参选加影州议席的资格。以拿督巴利为首的三司于上午及下午时段聆听答辩人陈词及控方答覆陈词后,花费约1小时30分左右进入内庭商讨裁决,约在下午5时作出安华罪名成立的宣判,并于傍晚7时裁决刑罚。过后,上诉庭批准辩方当场申请的暂缓执行刑罚,并允许安华在下週一上午11时之前交出1万令吉保释金,以便向联邦法院提出“终极上诉”。允交保释金向法院上诉辩方首席代表律师卡巴星在安华被宣判罪成后,要求上诉庭在下週五(14日)为安华求情。他指出,週一是国会下议院开幕,而週二则是国会下议院辩论元首御词,而安华身为国会反对党领袖,必须出席国会会议。不过,此说法却遭到首席主控官丹斯里沙菲益反对。卡巴星与沙菲益为此掀起骂战。当卡巴星正向法官要求合适的求情日期时,沙菲益站起来打岔反对,此举惹恼了卡巴星,指对方不应打岔他的陈词,沙菲益也大声反击。正当两名法律界巨头的骂战一触即发时候,巴利马上出言调和指他週五早上才劝说律师必须遵守操守,才暂时化解两人的骂战。巴利随后允许答辩人律师在一小时内作出求情,卡巴星马上提高声量反对,指上诉庭仅允许一小时作出求情属不合理。儘管面对卡巴星一再反对及庭内起鬨,巴利坚持辩方律师在一小时后为安华求情,以便作出考量及裁决刑罚。安华激动促即刻进行求情一直坐在犯人栏前聆听判词的安华在控辩双方争辩过程中,忍不住地站起来高声说:“就现在吧!卡巴星先生,告诉他们就现在(求情)吧!”,要求上诉庭不需再等一小时,马上进入求情程序。坐在观众席的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见丈夫情绪激动,马上走向犯人栏安抚安华。卡巴星则持续向法庭争取更合适的求情日期,并逐渐提高声量一直追问为何上诉庭仓促地审理案件。“为何这幺仓促?是不是有议程?”听见裁决后,一度以手掩脸的安华长女兼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此时也忍不住在观众席高喊“为何这幺仓促?!”,观众席的支持者也起鬨表达不满。安华激动地再次表示要法庭马上进入求情程序,旺阿兹莎再次拉着安华的手,安抚丈夫的情绪。法庭休庭后,努鲁流泪忍不住拥抱父亲安华,与代表律师团商讨求情程序。儘管旺阿兹莎闻判后也脸露愁绪,但她依然淡定地安抚丈夫及其余3名在场的女儿。法官:不需医药报告卡赛夫:意义重大巴星在休庭1小时后进行求情时指出,安华常年备受高血压、心疾及背部疼痛困扰,希望法官批准辩方拥有充裕时间取得医药报告。然而,法官拿督峇利却反问是否有其他的求情理由,法庭已给予辩方权限作出求情,卡巴星则强调他不是放弃求情,并询问法官“我是否可诠释为医药报告对这个法庭是不需要的?”峇利起初未正面回应,他指法庭将收取任何对案件有用的文件,卡巴星不放弃地再次提出相同提问,峇利说,在此案件的情况下,医药报告目前是不需要。此话一出,引起观众席安华支持者起哄。三司:DNA样本未遭窜改以上诉庭法官拿督峇利为首的上诉庭三司一致认为,高庭宣判安华无罪是一项错误的判决,并认同控方指警方从赛夫身上所採集的DNA样本没有遭到窜改。峇利说,高庭法官错判样本的可信性,并误判受害者赛夫从吉隆坡中央医院採集的样本塑胶袋被动手脚。“控方第廿五证人(查案官祖德佩雷拉)只是剪开了塑胶袋的下面部份,以把装载塑胶袋内的每个容器取出,并各别放进不同的信封内。受破坏的只是塑胶袋,而非样本证据,样本的封条仍是完整的,并没有遭到任何破坏,而这点也已获得控方第五证人(化验师谢丽凤)的支持。”他指出,他们在仔细研究了高庭的书面判词后一致认为,高庭法官错误接受了辩方所传召的两名外国专家意见。安华:不能上阵续拉票安华在上诉庭宣布裁决后承认,他已不能参选加影州议席补选,但他会继续展开拉票工作。“这项裁决要让我不能参选,但只会让我和民联变得更加强大,虽然不能上阵,但在接下来的每一天,我都会在加影展开竞选工作。”赛夫:意义重大做为本案的原告,安华的前助理赛夫在其部落格撰文说:“阿拉的应许是真的,对的人可以胜过犯错的人。”他指出,他和家人都尊重法庭的判决,这对他们是重要和意义重大的,并感谢上诉庭经过他6年的祈祷、坚持和忍耐后,做出对他有利的判决。周美芬拒评是否得益国阵加影州议席补选準候选人拿汀巴杜卡周美芬说,她不会因为民联準候选人拿督斯里安华被上诉庭宣判肛交案罪名成立,而讨论自己是否会从中得益。她于週五下午接受《》询问是否从中获利,或反而没有获利一事时,表示不愿置评。“我没有意见,(我)不会拿别人(安华案)的裁决来从中得益。”加影州议席补选将在下週二(11日)提名,然后在本月23日投票。警:集会抗议判决将对付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指出,若任何人针对此案举行非法集会,警方将严厉对付。他週五傍晚接受马新社电访时说,透过非法集会作出抗议是不被允许的,警方将监督情况,并依法行动。“我促请大家对上诉庭的判决保持冷静,我希望没有人举行非法集会抗议,因为这是司法程序。”‧2014.03.0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苹果版本亚洲必赢app|生活信息的网络|生活疑难杂症|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润发贵宾优惠活动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巴登魔瓶是什么牌子